经济纠纷案列

> 律师案例 > 经济纠纷案列 >

惠州市惠阳区租赁装修合同经济纠纷案例

时间:2018-11-28
惠州市惠阳区租赁装修合同经济纠纷案例

原被告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卫兵,男,汉族,1966年7月24日出生,住湖南省株洲市攸县。

上诉人(原审被告):夏金妹,女,汉族,1970年1月12日出生,住湖南省攸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曹广清,男,汉族,1984年1月22日出生,住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

原审被告:惠州市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经营场所:惠州市惠城区水口镇龙腾综合市场二楼。

经营者:李晓波,男,汉族,1990年9月3日出生,住湖南省攸县。
惠州市惠阳区租赁装修合同经济纠纷案例

审理过程
上诉人刘卫兵、夏金妹因与被上诉人曹广清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惠州律师惠城区人民法院(2016)粤1302民初632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6月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卫兵及委托诉讼代理人曾裕雄,上诉人夏金妹,被上诉人曹广清,原审被告的经营者李晓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刘卫兵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粤1302民初6329号民事判决,驳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2、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为:一、上诉人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不应承担责任。与被上诉人曹广清签订租赁合同的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系依法登记的个体经营户,其登记经营者为李晓波,实际经营者为原审被告夏金妹。上诉人系投资人,不参与实际运营,原审事实认定上诉人刘卫兵为实际经营者的事实有误。被上诉人曹广清与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的债权债务纠纷发生在原审被告夏金妹的经营期间,与上诉人无关。二、被上诉人曹广清(乙方)与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甲方)签订的《散装专柜合同》第七条中约定:“甲方收取乙方装修费2万元,合同到期装修费不退还,若甲方在合同期限内转让或停止营业,甲方按每月收取750元,将多余的装修费退还给乙方且合同终止收回乙方场地。”合同中约定了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收取被上诉人曹广清的进场装修费不退还;只有在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甲方)发生转让或停止营业的情形,则只按每月750元收取被上诉人曹广清的装修费;双方在合同中对此有明确约定,应依双方约定,在被上诉人曹广清提前解除合同的情形下,不应退还其交纳的装修费15000元,原审判决退回曹广清的进场设施费10500元有误。三、双方在合同中并未约定逾期支付退还款项需加付利息,判决支付款项利息没有事实和法律上的依据。

被上诉人辩称
上诉人夏金妹的答辩意见:以上诉状为准。
 
被上诉人曹广清的答辩意见:本案夏金妹仅是代表,她签名后,还有刘卫兵的代表人签了字的。每一次货卡,都是有夏金妹和刘欢签了字的。足以证明他们是合伙合作关系。签订散装合同,已经约定好封装修费。在经营前,被上诉人没有享受到设施,所以那些钱被上诉人也没必要给,签了合同退出后,双方都共同签名确认的,都是合作期间产生的。一审判决公平。再者,2015年刘卫兵的儿子刘欢、老婆刘红威胁夏金妹,要求把涟花百货店的一张卡交给刘卫兵,是在其胁迫下才交出来的,在水口派出所有记录。
 
原审被告未发表相关辩论意见。
 
上诉人夏金妹上诉请求:1、判令撤销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2016)粤1302民初6329号民事判决书,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的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基本事实认定不清,原审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的实际经营者并非上诉人,而是原审被告刘卫兵。原审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的对外债务应由原审被告刘卫兵承担,而不应由上诉人承担。原审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本是由原审被告刘卫兵与案外人李军波合伙经营,2015年11月18日,原审被告刘卫兵与案外人签订《解除合伙协议书》,约定李军波退出经营,该百货店由刘卫兵全权负责,并约定在2015年11月18日之前的债权债务已经全部清理付清,之后的债权债务也与李军波无关。因此,原审被告刘卫兵从2015年11月18日起是该百货店的实际经营者,并承担该百货店的全部债权债务。而上诉人并非原审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的实际经营者,虽然《散装专柜合同》是上诉人代表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签订,但这是上诉人在当时受该百货店经营者委托代表该百货店签订该合同,并且事后经过该百货店的实际经营者确认,因此,被上诉人所主张的诉求不应当由上诉人承担。此外,上诉人之所以在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经济纠纷》上签字,仅是在被上诉人的请求下,确认被上诉人存在向百货店主张债务的事实,而并不是对其所主张的事实、数额以及计算方法本身进行认可,上诉人也并无权代表百货店认可该债务,而该《经济纠纷》的落款日期为2016年8月13日,而此时该百货店的实际经营者是刘卫兵,其按照2015年11月18日所签订的《解除合伙协议书》,应对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的全部债权债务承担全部责任。因此,即使被上诉人所主张属实,也应当由原审被告刘卫兵承担,而不应当由上诉人承担。二、被上诉人主张的装修费及误工费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应不予支持。依据《散装专柜合同》第七条之规定,“甲方收取一方装修费20000元,合同到期装修费不退还;若甲方在合同期限内转让或者停止营业,甲方按每月收取750元,甲方只需将多余的装修费退还给乙方且合同终止收回乙方场地,并且甲方不对乙方进行任何其他赔偿”,也即被上诉人与原审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约定,仅在出现“甲方在合同期限内转让或者停业”导致被上诉人无法经营的情形出现时,原审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才应当以一定的方式退还其20000元装修费,否则不予退还。而事实上双方合同终止,是被上诉人主动提出提前解除的,而并非原审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出现转让或者停业之情形导致其无法继续经营。因此,被上诉人主张的装修费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应依法予以驳回。此外,被上诉人所主张的所谓误工费等10000元,也并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并非事实,应依法予以驳回。综上,一审判决基本事实认定不清,程序严重违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项之规定,应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上诉人刘卫兵的答辩意见:以上诉状为准。
 
被上诉人曹广清的答辩意见:本案夏金妹仅是代表,她签名后,还有刘卫兵的代表人签了字的。每一次货卡,都是有夏金妹和刘欢签了字的。足以证明他们是合伙合作关系。签订散装合同,已经约定好封装修费。在经营前,被上诉人没有享受到设施,所以那些钱被上诉人也没必要给,签了合同退出后,双方都共同签名确认的,都是合作期间产生的。一审判决公平。再者,2015年刘卫兵的儿子刘欢、老婆刘红威胁夏金妹,要求把涟花百货店的一张卡交给刘卫兵,是在其胁迫下才交出来的,在水口派出所有记录。
 
原审被告未发表相关辩论意见。
 
被上诉人曹广清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被告立即向原告支付货款11208.5元和装修费10500元,共计21708.5元,并从2015年12月19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付逾期付款利息至全部款项付清之日止;二、被告向原告支付处理货款、装修费事宜期间产生的误工费1万元;三、由各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是登记成立的个体工商户,登记经营者为被告李晓波,实际经营者为被告夏金妹,被告刘卫兵亦为投资人。
 
2015年5月1日,原告曹广清(乙方)与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甲方)签订了《散装专柜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提供散装打称食品,原告按照月销量向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支付相应的租金,合同期限为2015年5月1日至2017年5月1日,该合同第七条明确约定:“甲方收取乙方装修费2万元,合同到期装修费不退还,若甲方在合同期限内转让或停止营业,甲方按每月收取750元,将多余的装修费退还给乙方且合同终止收回乙方场地”。合同签订后,原告向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交付合同进场装修费人民币1.5万元。原告经营6个月后,与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协商解除合同,2016年8月13日,原告与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被告夏金妹签订了《散装专柜(曹广清)与水口镇涟花百货店的经济纠纷》书面材料,载明“2015年散装专柜9月份销售总额32902元,实付32092元,还应付曹广清810元;2015年10月份、11月份销售总额54598.5元(暂未付款给曹广清);涟花百货店实收散装专柜(曹广清)进场设施费1.5万元(曹广清经营了6个月,按合同750元/月,应退回10500元给曹广清);散装专柜(曹广清)10月份、11月份在涟花百货店预支金额30400元;散装专柜(曹广清)9月份-11月份应付涟花百货店租金13800元(4600元/月);最终惠城区水口镇涟花百货店还应付21708.5元给散装专柜(曹广清);经双方商议涟花百货店应付散装专柜(曹广清)的21708.5元由涟花百货店代理财务账暂时代为支付”,原告曹广清在上面签名按手印,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在上面盖章,被告夏金妹在上面签名并按手印,代理财务署名为刘欢并按手印。2016年8月13日,案外人刘欢代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向原告偿还欠款4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于2016年8月13日以书面形式与原告曹广清确认了应付原告曹广清款项21708.5元,则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应按照约定向原告曹广清支付相应款项。现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违约,则除应继续支付未付款项外,还应承担违约责任,向原告曹广清支付资金占用利息损失。原告曹广清已经收到了案外人刘欢支付的款项4000元,则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还应向原告支付款项17708.5元(21708.5元-4000元),利息则应以17708.5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原告起诉之日(2016年8月29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被告夏金妹、被告刘卫兵均为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实际经营者,应当对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的上述债务承担共同清偿责任。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被告夏金妹、被告刘卫兵辩称应在欠款中扣除进场设施费10500元,但原告曹广清与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签订的《散装装柜合同》并未约定曹广清提前终止合同则进场设施费不予退还,且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已书面确认应退还原告进场设施费10500元,故被告方该项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关于原告诉请的误工费1万元,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二十九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判决如下:一、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被告夏金妹、被告刘卫兵应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告曹广清支付款项17708.5元及利息(利息以17708.5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2016年8月29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二、驳回原告曹广清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340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夏金妹、刘卫兵承担。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法院认为
本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租赁合同纠纷争议的焦点是:二上诉人及原审被告是否需向曹广清支付涉案相关费用及利息。
 
关于本案焦点。首先,原审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于2016年8月13日以书面形式与被上诉人曹广清确认了应付被上诉人曹广清款项21708.5元,则原审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应按照约定向被上诉人曹广清支付相应款项。现原审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违约,则除应继续支付未付款项外,还应承担违约责任,向被上诉人曹广清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损失。
 
其次,根据被上诉人提交的《收款收据》显示,原审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代理财务于2016年8月13日偿还欠款4000元,但其后原审被告并未再偿还剩余款项,原审被告及二上诉人均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已偿还剩余款项或不存在相关债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依法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基于被上诉人曹广清已经收到了案外人刘欢支付的款项4000元,则原审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还应向原告支付款项17708.5元(21708.5元-4000元),利息则应以17708.5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被上诉人一审起诉之日(2016年8月29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再者,上诉人夏金妹虽辩称《散装专柜合同》系代原审被告签订,但其并未提交相关的委托材料予以佐证,而其后所签订的《经济纠纷》,其虽辩称系应被上诉人的请求而签订,但上诉人夏金妹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知晓签订该文书的后果,现其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其在签订上述两份文件时存在受胁迫、受欺骗或只是获得相应授权情况下的代理行为,而在“纠纷双方当事人确认后签字”一栏中签字,并且,在一审法院2016年11月24日庭审中,夏金妹当庭承认其是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的实际经营者之一。因此,一审法院根据现有证据,认定上诉人夏金妹属于实际经营者应承担相应责任,并无不当。同时,虽刘卫兵辩称被上诉人曹广清与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的债权债务纠纷发生在夏金妹的经营期间,与其无关。但上诉人刘卫兵亦在一审法院庭审中承认其系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的投资者,刚开始与其弟李军波一起合伙实际经营的,之后则由其弟媳夏金妹实际经营,并将侄子李晓波登记为经营者。刘卫兵与李军波于2015年11月18日签订的《解除合伙协议书》亦印证在2015年11月18日之前刘卫兵系与李军波合伙经营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该协议中称为惠州涟花购物广场与4000元收款收据中手书名称一致),只是在2015年11月18日才通过协议解除合伙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合伙人对合伙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偿还合伙债务超过自己应当承担数额的合伙人,有权向其他合伙人追偿。本案被上诉人曹广清与二上诉人之间的债务实际发生在2015年11月18日以前,即发生在合伙经营期间,刘卫兵与李军波的解除合伙协议发生在本案债务发生之后,则刘卫兵与李军波关于合伙经营期间的债务分担的约定未经债权人认可不能对抗债权人。因此,一审法院判决刘卫兵应对该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维持。
 
另,二上诉人均辩称《散装专柜合同》系被上诉人曹广清单方提前解除,而非甲方(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在合同限期内转让或停止营业,故不应退还其进场设施费10500元。经查,被上诉人曹广清与原审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签订的《散装专柜合同》并未约定被上诉人曹广清提前终止合同则进场设施费不予退还,且原审被告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在《经济纠纷》中已承诺应退回被上诉人曹广清进场设施费10500元,该《经济纠纷》协议有曹广清、夏金妹、案外人刘欢(刘卫兵之子)签名确认,亦有惠州惠城区涟花百货店印章予以确认。故二上诉人该项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于误工费10000元,因被上诉人并未提起上诉,视为其对该一审判项予以确认,二上诉人及原审被告无需支付其误工费10000元。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无误,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人刘卫兵、夏金妹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如下: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五条第二款

合伙的债务,由合伙人按照出资比例或者协议的约定,以各自的财产承担清偿责任。
合伙人对合伙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偿还合伙债务超过自己应当承担数额的合伙人,有权向其他合伙人追偿。
 

  联系人:文律师

   电话:13889905447

  邮箱:kis9@vip.qq.com

  地址:惠州市江北文明一路3号中信城市时代B座15楼

惠州律师二维码
Copyright © 2013-2020 惠州伟伦文律师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做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