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纠纷案列

> 律师案例 > 经济纠纷案列 >

惠州民间借贷纠纷案

时间:2018-12-02
 
惠州民间借贷纠纷案“打破朋友友谊的最佳方式是什么?找他借钱!”虽然端子是一个搞笑的人,但他也指出了笑声之间的现实:很多爱,很多钱。无论朋友有多好,当涉及金钱纠缠,特别是借钱时,无论关系有多好,这种友谊估计都不会远离“剪裁礼服”。
惠州民间借贷纠纷案
刘XX和陈XX在原审中辩护:1。此案中的贷款实际上是由刘XX,陈XX和陈美熙引起的。陈美X和刘XX联系了贷款谈判和利息支付谈判。因为有很多付款,陈美X使用他丈夫的账户,所以他会直接向杜舍维发放贷款。 2.所有借款和贷款利息均已结清。在刘XX和陈XX借了之后,利息按月支付。在2011年底和2012年初,在返还100万元本金之前,所有利息将按月支付。法院被要求依法驳回杜和伟的诉讼请求,并建议法院在查明事实的情况下将案件移交公安局(如杜社伟的虚假诉讼)。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刘XX愿意承担任何法律后果。初审法院认为,根据现有证据,杜社威与刘XX和陈XX之间的私人贷款关系具有法律效力。如果是利息,则存在利息协议,借款期限未达成一致,而且是无息的计息贷款。杜社伟有权在法定期限内随时要求权利,要求刘XX和陈XX在合理的时间内归还贷款本金并支付利息。本案的债务发生在刘XX与陈XX之间的婚姻关系存在期间。这笔贷款由刘XX和陈XX共同发行。这是丈夫和妻子的共同债务。它应该由刘XX和陈XX联合归还,他们应该承担连带责任。在贷款中,利息是2分。根据私人贷款交易习惯,月利率为20‰,不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在贷款行为时设定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4倍(21.9‰)。支付转让刘XX的200万元是本金或利息。杜社伟说,既有利益也有本金。刘XX和陈XX说他们都是校长,但他们还没有充分证明这些证据。在进行细分计算后,杜社伟声称所欠的本金和利息金额都在保护范围内,刘XX和陈XX没有得到充分的辩护。刘XX和陈XX提交的银行账户详细查询表格中的10次,每月支付杜世伟1万元,发生在2010年9月25日至2011年10月27日。并非所有利息按月支付。支付利息后,刘XX和杜舍伟没有提供证据。杜社伟表示,双方的贷款利息与此案无关。刘XX和杜舍伟声称,双方在每月利息1分钟后调整利息利息,但没有充分证明证据。如果刘XX和陈XX坚持支付杜舍维在这种情况下支付的利息,在杜舍维否认的情况下,刘XX和陈XX可以根据相关证据分别申请权利。陈美熙在2006年12月11日的借方(刘XX,陈XX,陈梅X借了100万元)上说,“上述贷款已经还清,陈美熙与刘某之间没有经济纠纷XX“它只对2006年12月11日的借记有约束力,与案件无关。总之,杜社伟的诉讼在法律上是合理的,并得到了支持。刘XX和陈XX没有完全防守,很难采用。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701774号第87条,第90条,第108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205条,第206条,第211条第2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6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款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及其他规定,判决:刘XX,陈XX应归还自判决生效之日起,杜舍维的贷款本金为人民币40万元,并支付利息人民币232,000元(自2012年3月28日至2014年8月27日计算,此后利息仍为每月利率计算在20‰到贷款本金还款日期)。刘XX和陈XX共同负责还款。如果在判决书规定的期限内未履行支付义务,则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条的规定,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应加倍。中国》。案件受理费为人民币5,060元,由刘XX和陈XX共同承担。上诉人刘XX和陈XX拒绝接受上述一审法院的民事判决,并向法院提起上诉:1。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法律错误。原判断发现刘XX和陈XX三次返还三百万元利息,其中三次错误。 1.根据杜舍维的投诉,他承认到2012年3月,刘XX和陈XX还欠了40万元的本金。先前的利息已经支付。据此,刘XX和陈XX提供的证据证明杜世伟当天已支付40万元人民币,并于2012年3月22日向杜舍维汇款。它也随着校长的支付而消失。在刘XX和陈XX提供了40万元的代金券后,杜社伟改口而言说,之前返还的款项包括利息,并否认贷款已经还清的事实。起诉书应被视为自我认证,法院应根据确定的事实确定起诉书。 2.在刘XX的第一次审判中,陈梅X于2012年4月18日签署的文件足以证实刘XX与陈美曦截至该日没有经济纠纷。一审法院无视上述证据,发现刘XX和陈XX返还的40万元包括利息,导致法律错误的适用。一审法院的审判程序是非法的。 2012年4月18日,在陈美曦的亲笔签名文本回复期间,杜社伟的经纪人要求陈美姬通过电话询问盘问。陈梅X说她记不起来了。在2014年11月18日审判后的调解中,陈美曦说它是在2007年3月写的,付款是由他人写的。陈梅X的外部意见没有受到质疑,一审法院直接认定异议已经确立,从而否定了证据的证据,违反了法律程序。要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决,并驳回杜舍维的诉讼请求;杜社伟负责一审和二审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杜社伟二审中答辩称:一、原审认定事实正确,适用法律得当。1.对刘XX2011年12月29日、12月30日、2012年1月18日转账的60万元以及刘华慧2012年3月22日转账的40万元的事实,杜社伟没有异议。杜社伟一直认为并主张该100万元中,本金的部分约60万元,利息的部分约40万元。杜社伟在准备本案起诉时,在各银行将其与刘XX夫妇的账目往来进行了查阅,刘华慧转账的40万元在列。正因为基于2012年3月22日刘华慧转账了40万元,所以杜社伟起诉时才将事实表述为“至2012年3月”,将2012年3月22日作为一个本金、利息的结算时间点。2.借款发生后,最初的2年多时间里刘XX夫妇支付利息基本上是按月进行的,而到了2010年6月底,刘XX夫妇中断了利息的支付,一直到2011年12月28日、29日才支付了10万元。经过具体的计算,至2012年3月22日收到刘华慧的40万元时,刘XX夫妇未付的本金为40多万元,因此杜社伟以整数40万主张债权。3.至于刘XX夫妇主张的陈美X字据问题,就算该字据确实在2012年4月18日书写,也不能解读为本案所涉借贷已清偿。该字据是在2006年12月11日借条的复印件上所书写,“以上借款”只能指2006年12月11日的借款100万元,而非本案借款;“无经济纠纷”只能理解为对债权债务没有争议,也只能理解为对2006年12月11日的借款及其清偿没有纠纷,不能扩大解释为其他债权债务均已清偿。如祝跃娟、佳宏电子有关的100万元借贷发生于2010年,2012年时尚未清偿,杜社伟系债权人,刘XX系保证人,也是债务人,与陈美X存在债权、债务关系。因此,“无经济纠纷”不是“无债权、债务关系”的意思。4.从证明力分析,借条、借款协议等是债权的凭证,一般而言,不能轻易否定。本案中,杜社伟一直持有借条原件,如果债务已清偿,按理应该将借条原件归还刘XX夫妇。现刘XX夫妇并未提供足以推翻该借条的证据,借条的效力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二、一审法院审判程序合法。刘XX、陈XX在法律规定的举证期限内未提供证据,在一审庭审过程中刘XX当庭提交陈美X在2006年12月借条上书写的“以上借款已还清,陈美X与刘XX之间双方无经济纠纷”的证据,超出举证期限。且因该张借条时间久远,杜社伟之妻陈美X未见到该证据,记忆不清。主审法官在征得双方意见的情况下,同意陈美X庭后提交对该组证据的质证意见,无违法之处,程序并无不当。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在第二个案例中,上诉人刘XX和陈XX提供了以下证据:
1.银行退回了7份单一副本,确认了2008年5月7日杜舍维向刘XX账户支付了50万元。刘XX在同一天被取消了四个,汇入邵艳芳账户,所以实际贷款50万元这个人是邵艳芳,贷款发生在杜舍维,陈美曦和邵艳芳之间。杜社伟认为杜舍伟向刘XX账户支付的人民币50万元没有异议;没有人反对刘XX对邵炎芳48万元的真实性,但这与此案无关。如果贷款关系发生在杜社伟和邵艳芳的话,同时没有必要扣除2万元。虽然刘XX有两笔付款中的一个和一个,但它只能证明有两个贷款关系。法院确认了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但上述证据无法证明杜舍伟汇出的50万元实际借款人是邵艳芳。
2.一份和解声明,证实截至2009年5月11日,邵艳芳的夫妻刘XX和杜佘伟,陈美曦的贷款已经落户,双方没有债务和债务关系。杜社伟认为,对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并且对证书的目的存在不同意见。该声明的含义是刘和XX与邵延芳的贷款已经结清,刘XX和陈XX的贷款尚未结清。此外,在2009年5月11日之后,还有借款。法院认为,如上所述,刘XX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杜社伟汇款的实际借款人是邵艳芳,因此证据与案件无关,法院没有确定它。
3.贷款副本确认杜舍伟于2008年5月7日向刘XX汇款50万元的款项是邵艳芳的夫妻向杜社威提供的贷款,刘XX仅保证。在那之后,邵艳芳的贷款得到了回报。 。杜社伟认为,对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原件应在刘XX或邵艳芳,否则将无法获得副本。 2008年5月29日杜舍维婷提供的存款单可以证明杜舍伟当天直接贷款给邵艳芳。这笔贷款杜舍伟承认已经还清了,但这与此案无关。法院认为,杜惠伟于2008年5月29日的汇款单与借方票据相对应,因此借记无法证明2008年5月7日汇款中反映的贷款和贷款关系,法院仅提供了证据的真实性。 。证实。4.陈XX建行目前的三页详细信息,陈美玲建行的个人当前时间表详情两页,刘XX银行的三个水域,证实陈XX通过建行账户支付了4笔贷款共计8万元;刘XX通过陈美玲的建行账户支付了三笔总额,并通过刘XX账户向杜舍维支付了40,000元利息。杜社伟认为,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由于刘XX与杜舍维的交往频繁,很难确定这些款项是否是杜舍维的利息。本案的利益取决于杜舍伟,刘XX的承认.1万元利息的索赔是双方对贷款利息的调整,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法院确认了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但上述证据并未证明每月支付1万元是贷款利息。
5.刘XX申请了杜和威工商银行的详细交易,经法院确认。据证实,吴世伟于2008年5月7日向刘XX付款50万元,由邵艳芳于2009年5月6日归还邵社伟。杜社伟表示,杜舍伟500万元确实于2009年5月6日收到,但只有邵艳芳之间的钱。法院认为,证据不能证明邵艳芳归还杜社伟借给刘XX的款项,法院也不承认证据的相关性。
被上诉人杜社伟提供了以下证据:2008年5月29日存单,证明2008年5月29日贷款50万元,刘XX,陈XX 5月7日贷款50万元。付款是否成立并不重要。 2008年5月29日的贷款由杜社伟交付给邵艳芳。刘XX和陈XX说,他们不反对证据的真实性,不同意证据的目的。在解决之前,这只是其中之一。法院认为存款单对应当天借款,法院认定了证据。由于刘XX和陈XX认为2008年5月7日的钱是由邵艳芳借来的,法庭调查了邵艳芳并作了成绩单。邵艳芳说,他于2008年5月7日从陈美熙那里借了50万元钱。这笔款项由杜社伟支付给杜XX,然后刘XX给了邵艳芳。扣缴2万元利息,实际交付48万元。本年5月29日发布的借记相应。刘XX和陈XX表示,他们承认邵艳芳的陈述,即邵艳芳的陈述可能是错误的,因为很长一段时间,但陈梅和他妻子的借款习惯是陈梅的账号,使用杜舍维的账户,经常在付清后做不退还贷款。杜社伟认为,在没有全部证书的情况下,邵艳芳的记忆并不完全正确。陈美X不太可能扣除2万元人民币的利息;如果还清贷款,陈美霞也会退还贷款; 2008年5月7日借款的贷款人是刘XX,而不是陈美熙。法院认为杜舍伟提供的证据证明他于2008年5月29日向邵艳芳支付了50万元。邵艳芳于同日向杜社威发出的贷款单。邵艳芳表示,2008年5月29日的贷款和杜社伟2008年5月份相应支付的依据不足,因此法院不承认邵艳芳的陈述。
审判后,法院确认了初审法院确认的事实。
法院认为法院认为,刘XX和陈XX从杜社威借了100万元,还有借方和银行支付凭证。借款人和贷款人同意贷款的月利率为2%,不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在借款时公布的同等级贷款的基准利率的四倍,符合规定有了法律。刘XX和陈XX应根据贷款协议中的贷款金额和利率退还贷款。本案争议的焦点是:1。借款人和贷款人是否将月利率从2%调整为1%,刘XX和陈XX支付的1万元人民币是否会支付贷款利息案件; 2.在刘XX,陈XX根据2006年12月11日的借记,“上述贷款已经还清,陈美X与刘XX之间没有经济纠纷”是刘XX,陈XX之间的所有索赔。和杜社伟,陈美霞。债务关系的解决; 3.杜舍伟是否于2008年5月7日将款项交给刘XX,借款人是否是邵艳芳。关注争议1.法院裁定,根据杜舍维的自我承认,刘XX和陈XX以每月2%的利率支付利息,直到2010年6月,刘XX和陈XX没有提出异议,这事实应该得到确认。刘XX和陈XX提出,双方在2010年6月将月利率调整为1%,缺乏证据支持。杜舍维提供的证据证明,除了本案贷款外,还与刘XX和陈XX有其他贷款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法院无法确定每月1万元的贷款是否可以支付贷款利息。刘XX和陈XX应承担不利的举证责任。因此,刘XX和陈XX就此案中贷款利息变动和贷款利息支付的上诉原因未被接受。关于争议2的重点,法院认为陈美熙在2006年12月11日的刘XX和陈XX的贷款票据上写的内容,除了贷款已经还清,贷款的真正含义不能被证明。杜社伟的债权和债务已经解决,原因如下:2006年12月11日的借款人是陈美曦。本案的贷款人是杜社伟,陈美曦只确认没有经济纠纷。刘XX。是声明在杜舍维作为贷方的情况下,法院无法确定。因此,刘XX拒绝接受陈美熙的来信,确认刘XX,陈XX和杜佘薇,陈美曦之间没有经济纠纷。对于争议的第三个焦点,法院认为杜社伟支付了50万于2008年5月7日通过银行向刘XX账户支付人民币。刘XX在同一天拿出48万元给邵艳芳的账户。刘XX和陈XX上诉贷款发生在杜舍维和邵艳芳之间。邵艳芳是借款人,于2008年5月29日向邵世伟提供了由邵延芳和余宏伟发行的贷款通知单,由刘XX保证证明贷款与上述贷款有关。对应。刘XX还提供了陈美曦,杜社伟,刘XX,邵艳芳,余宏伟的和解声明,证明上述贷款已经结清。但是,杜社伟于2008年5月29日向邵艳芳提供了一张代金券,足以证明邵艳芳和余宏伟于2008年5月29日向杜薇薇发出了与上述款项相对应的贷款通知单。因此,刘星和陈XX声称借款人于2008年5月7日借入的是邵艳芳并且贷款已经还清无法确立。法院拒绝接受这封信。总之,原审判决认为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了合法证据,应予以维护。

  联系人:文律师

   电话:13889905447

  邮箱:kis9@vip.qq.com

  地址:惠州市江北文明一路3号中信城市时代B座15楼

惠州律师二维码
Copyright © 2013-2020 惠州伟伦文律师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做来玩